小宇 与时间同在 享受当下

作者: 时间:2020-07-04生物关于335人已围观

小宇 与时间同在 享受当下 创作歌手、编曲家、音乐製作人、什幺音乐都听的人,33岁 台北市採访。
 

小宇这次是让我们等得有点久了,睽违5年,剪了一头俐落清爽的髮型重回舞台唱歌给我们听,他的娃娃脸始终保留一股「小宇同学」时期的青涩,不变的是,他那纤瘦身体所蕴藏的庞大音乐能量是任何事都无法阻挡的,高中时期因为近距离目睹学长乐团表演而打通对音乐渴望的任督二脉,始于音乐现场,也注定他一生都将诚于音乐现场,儘管当年踏入音乐圈先以幕后製作起家,但我想才气纵横的他注定是要站在舞台幕前的。

照他自己的说法,这次回归就像是个「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有很多熟人已不在这业界了,但却又认识了新朋友,好像重新踏入这个圈子,有种一切都很新鲜的感觉,「像今天拍照,我觉得外套挺好看, 会特别留意一下、想去穿它,我以前是不会像今天这样的。」简单来说,他越来越享受在工作时的状态。

其实,在上一张专辑《再一次》发表后,小宇随即立刻写好了6、7首预计放在下张专辑的歌,且多数都进入混音阶段,然而因为唱片公司改组让发片计画暂缓,「我当时心里真的是想说这些歌大概永远都不会被发表了吧!顶多幸运点就是被其他歌手买走。」小宇告诉我,那段日子他非常感谢信(苏见信)和A-Lin的陪伴,带他去很多地方表演,透过演出来忘却一些烦恼,当时适逢父亲失忆症病情好转,「就去当兵吧!去一个陌生而未知的环境沉澱一下。」他这幺形容。

军旅生活总是规律,也没什幺娱乐可言,相对来说就有很多机会静下心来思考很多以前从未认真思考过的事,「我那时是真的已决定说退伍乾脆就专心走幕后製作就好了,我很感谢Summer姐(萧敬腾经纪人)的那通电话,她就像天使一样,让我还有机会再次透过自己的作品来证明我自己。」像小宇这样因为公司问题而使得发片受挫的歌手当然不少,但在沉寂那幺久之后,通常应该会先出个EP试水温(遑论他的口袋歌单已有6、7条了),或是参加几个矫情的歌唱评比节目来炒话题博掌声,但小宇没有,我们也很庆幸他并没有这幺做,尤其做为一名全方位的音乐创作者,他很清楚他的天赋是什幺──就是再做出一张很屌的专辑就对了。

虽说此次回归相隔有5年之久,但其实新专辑的製作时间大概不到1年,这是小宇主动向经纪人提出的要求,「我想要重写专辑中的所有歌,包含我刚刚所说的那6、7首未公开作品都不是现在你在《同在》里听到的歌,1年的时间是真的很赶,但我也用尽全力,我很满意这张专辑的整体感觉。」

他用了「满意」两个字,熟稔小宇性格的人都知道,他做音乐两个原则:「记录当下感受」和「永远不满意」。当年他debut的第一首主打叫〈没有很会唱〉,然而究竟会不会唱不是重点,他讲的是态度,小宇觉得,你一定要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很会唱,才能不断地从各个层面让设法自己很会唱,然而歌声和创作实力两者都是小宇的武器,作为全方位创作歌手,小宇从来不曾去想过一首歌会不会受到多数听众喜爱?会不会大卖?「我一直希望流行音乐能有很多不同面貌与声音在。」我想他做到了,这张《同在》超越以往他所强调的多元多变,更胜以往带来前所未有的惊喜。

比方说开场同名曲〈同在〉,他本人表示:我的主旋律其实是唱得很芭乐的,「但是我故意弄了不像一般人认知里的主副歌结构,我是有点刻意,但这些都是我当下的情绪。」在小宇招牌的优美旋律下,一些刻意为之的晦涩实验感都成为真实情绪的揣摩或演绎,我特别对于专辑中的〈被爱妄想〉印象深刻,开头的浪漫弦乐其实是虚晃一招,整首歌完整体现神经质的不安,「我不想让听众一听之下就猜到了这首歌的轮廓,所以我也把结构透过电子节拍弄得很破碎。」全辑充满令人意想不到的反差感,然而这些「惊喜」都不会有种刻意为之的感受,反倒有种近乎电影节奏的起伏和转折勾勒着听众,让人更贴近歌手在创作时的当下心境,小宇非常扎实且大胆地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做音乐,是兴趣也是工作,当然牵扯到工作就会有赚不赚钱的经营问题,不过我如果面对音乐时我就会无法去想那些事,我一直觉得音乐是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主观意识,就好像某些人看电影会哭,有中就是中了。」

他最近去了趟日本轻井泽参加好友婚礼,「有天我早上醒来看到窗户外的高尔夫球场,一对老夫妻在打球,我看了好久,泡一杯咖啡就这样看了两个多小时。」他觉得那里的老人每一位看起来精神奕奕,好像随时都要去远足一般,「生命其实就是一个圆,我们出生时是小孩;变老时也是个小孩。」小宇觉得,当兵的沉澱让他思考很多事,他渐渐能够体会与时间同在的感觉,彷彿融入地球时间洪流的推进,整个人也随之流动,「不要错过每一个当下,因为到最后我们都会回到同样的位置。人的一辈子有几天?昨天,过去了不用想,明天嘛还没来,所以我们只有今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