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宛轩遭闷死案‧4人闻判自责痛哭‧姑姑跪地致歉

作者: 时间:2020-07-04作文模型649人已围观

小宛轩遭闷死案‧4人闻判自责痛哭‧姑姑跪地致歉(槟城29日讯)轰动全国的2岁半小宛轩遭闷死案,高庭法官拿督扎马尼基于公众利益,推翻北海地庭早前对小宛轩父母、叔叔及姑姑等4人的判决,改判其父母及叔叔各坐牢一年,姑姑蔡雅鸾因被证实患有精神分裂症,而被判送入监狱等待槟州元首发落。4人闻判后在庭上放声痛哭,宛轩姑姑也不断自责,激动哭着不停对亲人说对不起,让人见了心酸。高庭週五作出宣判,小宛轩母亲林思利因难以接受而在庭上痛哭,过后坐在椅子上,由丈夫蔡盛万不断给予安慰。在一边的蔡雅鸾更激动得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的深深自责、声声道歉,一家人在庭内哭成一团。当法官宣读判词时,读到小宛轩身上伤处时,蔡盛万忆起爱女,忍不住哭泣不停以袖子来拭泪,而蔡雅鸾在闻判后,身体则不断颤抖。一家人闻判后围在庭内讨论是否需要暂缓执行上诉时,林思利突然痛哭起来,需要坐在椅子上由丈夫从旁安慰。全家人庭内哭成一团蔡雅鸾则不停自责,并对着宛轩父母说“我不知道”(指事发当时她甚幺事都不知道),而蔡盛万回说“那是我的孩子”。随后蔡雅鸾情绪再起波动,全身颤抖及哭着对家人说“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我害了你们”。虽然在边的宛轩叔叔不停安慰蔡雅鸾,指“事情过去了,就放开让这些事过去,你当时也是甚幺都不知道”,但蔡雅鸾越哭越激动,最后跪在地上不停向家人道歉,全家人在庭内哭成一团。当女庭警欲为蔡雅鸾扣上手铐时,她稍作抗拒,并不停对着庭内的人说,“我的代价有多大,你们知道吗?”、“你们可以去查看,我是一名怎样的老师”、“为甚幺你们讲我没有照顾妈妈”、“你们报纸写你们想写的,有谁问过我”。一家人见蔡雅鸾的情绪激动,唯有不断叫她放心,会为她好好照顾妈妈。最后4名被告全被扣上手铐,由庭警带走。小宛轩的大伯也指出,家人不打算要求暂缓执行提出上诉,因为大家都觉得很累了。不满刑罚过轻控方上诉法官札马尼指出,此案控方共传召6名证人供证,北海地庭宣判4名被告罚款,控方不满刑罚过轻提出上诉。本案4名被告分别为首被告蔡盛富(29岁,小宛轩叔叔)、次被告蔡盛万(35岁,小宛轩父亲)、第六被告蔡雅鸾(40岁,小宛轩姑姑,人称蔡老师),以及第七被告林思利(35岁,小宛轩母亲)。控状指出,4人于晚上7时50分至10时52分之间,在威中武吉丁雅武吉敏惹花园19路门牌39号住家内,在鲁莽与疏忽的情况下,致死一名2岁半女童蔡宛轩,触犯刑事法典304A条文。在此条文下,罪成者面对的刑罚,为必须判处最高可达两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而4名被告各被判罚款1万令吉。小宛轩的父母也在2001年儿童法令31(1)(a)条文下,被控多一项指控,在此条文下罪成者,可被判罚款不超过2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10年、或两者兼施,而宛轩父母各被判罚款5000令吉。基于公众利益判坐牢札马尼说,案中第一证人,即小宛轩家的印尼女佣,在供证时指事发当时一切指示都是小宛轩姑姑所为,大家听从其指示,无人能避得开。“证人说当时大家围坐推挤在一个暗房内,小宛轩哭着要求喝水,不停对着房间内的人说`喝水,我爱你’,但无人理会她,蔡姑姑则叫她安静。”他指出,事发时房间内的人全都盖着被单,小宛轩就在下面。当警方踢门进入后,小宛轩被发现脸朝地面被闷死。他在判决时举出多个案例,指这些案例同样是涉及至亲,与此案被告全是小宛轩亲属,并且都很疼爱小宛轩,而这些案例在判决时,都在强调公众利益下宣判有关被告坐牢。札马尼基于公众利益,推翻北海地庭判决,改判小宛轩父母面对的两项指控各坐牢一年,刑期从下判日算起及同时执行,而蔡盛富则坐牢一年,刑期从下判日算起。至于被告蔡雅鸾,他指出,事发后她曾被送入精神病院观察,根据精神报告指其患有精神分裂症,在事发时不知发生甚幺事及不知自己的行为,但之后病情已稳定,适合上庭受审。为此,他改判蔡雅鸾送入监狱等待槟州元首发落,而4名被告早前所缴交的罚款将会退还给他们。另3被告维持原判小宛轩命案共有7名被告,即首被告蔡盛富、次被告蔡盛万(35岁)、第三被告(16岁,小宛轩表哥)、第四被告王素月(67岁,小宛轩祖母)、第五被告陆欣琳(21岁,小宛轩表姐)、第六被告蔡雅鸾,以及第七被告林思利。7人共同被控刑事法典304A条文,除了4名被控方起诉的被告外,北海地庭之前判决王素月罚款1万令吉,陆欣琳被判5000令吉,及未成年的表哥被判守行2年及需缴交担保金3000令吉。控方是因小宛轩表哥及表姐案发时年龄未满18岁和21岁,以及小宛轩祖母年迈并患有癌症而没有提出上诉。‧2013.11.2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