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卫没有死!但我们是时候「重新思考」,并给予它一个新的定义

作者: 时间:2020-07-12赏析十大257人已围观

Kawhi Leonard’s 618 total points through 20 playoff games is the third-highest total since 2000-01. LeBron James recorded 692 points in 20 games last season, followed by Allen Iverson with 651 in 2000-01. pic.twitter.com/F7TGfg99PM

— Paul Fadel (@Paul_Fadel) 2019年6月6日

控卫已死?并没有,但是时候重新校準控卫的定义了。

Allen Iverson大步踏进费城的瓦乔维亚中心球场的中场,身影淹没在为回家的传奇献上的吶喊声中。Iverson是来帮球队在与篮网的首场季后赛比赛前把气氛炒热。76人必定会在第二轮对决多伦多暴龙,而现在所有人都很乐观。他顶着一顶平边76人鸭舌帽,穿着一件红色Julius Erving复古球衣,脖子上吊着几磅重的金链。Iverson向观众挥手,然后做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当到了Iverson敲响迷你版的自由锺时,他选择让他的前队友,Aaron McKie,摇动锺锤。与过去Iverson以他的进攻哲学,为我们献上窒息瞬间,带来窒息争斗相比,Iverson的出现与现场并不协调。儘管他的6呎身高和令人眼花缭乱的处理球方式,由于他出手的太多,他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一个控卫。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遭到批评的。然而就是他,在将76人带入NBA总冠军赛的十八年后,为那个由Ben Simmons领导的球队做开幕表演。而后者是一个6呎10的,由于投篮不好或出手不足而被诟病的控卫。

「就是这样的分裂会使你思考,一种运动是如何发展的以及我们又是怎样接受它的发展。」当被问到那种改变时,Iverson说:「这绝对和过去不同了。」但这不仅仅是这样。你花越久来审视2019年的NBA,真相就越浮出水面:控卫正在灭绝的边缘。

助攻数一直以来都是衡量传球能力的一个粗略标準。但是它们的确在球员角色和球队的进攻哲学上能说明一点东西。20年前东西区準决赛助攻数分别由控卫领跑。而到这个赛季,最后进入準决赛的八支球队中助攻数的领跑者包括一名7呎中锋 (Nikola Jokic),两名前锋 (Draymond Green和Khris Middleton),一名6尺10的无位置球员(Simmons),以及联盟头号得分手(James Harden),而他又恰好和历史上最好的控卫之一(Chris Paul)一起打球。

回到1999年,八大控卫包括Charlie Ward和John Stockton等在季后赛没有人场均得分多于13.3分。即使是操控着九十年代末篮球的单调节奏,也只有Mookie Blaylock每百回合可以得到20分以上。而这个赛季,来到準决赛全部的八名先发控卫在例行赛中都在每百回合中得到了至少20分。有四人,包括Harden的话是五人在季后赛可以在每百回合得到至少27分,

然而你是否应该把Harden包括在内呢?这个问题和任何统计数字一样,证实着控卫的现状。到底是谁为休士顿砍分呢——Harden还是Paul?当Jokic处理球比Jamal Murray还多时,后者真的是金块的控卫吗?是什幺使Damian Lillard比起C.J. McCollum称得上是控卫呢?并且这很重要吗?

控卫没有死!但我们是时候「重新思考」,并给予它一个新的定义

「你会发现比赛已经有一点从Stockton和Mark Prices和魔术师强森那样转变为更加注重得分的样子 」,前骑士教练Tyronn Lue说,「现在你把一个人和一群射手放在一起,那他是什幺位置就并不重要了。只要他能够组织比赛并且有人投篮,这就都是一样的了。」

NBA一直以来都在向无位置篮球进步。有一段时间,那基本上意味着模糊了得分后卫和两个前锋位置的界线,而同时与控卫和中锋的意义保持着某种区别。接着中锋就开始移向三分线外。而现在场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投三分了。曾经控卫被认为是只有某种特殊种类的球员可以充当的角色,现在,任何身材大小的球员都可以有效地主导进攻,同时小个球员成为比赛最致命的得分手。

在76人季后赛开场一小时前,Iverson站在瓦乔维亚中心VIP休息室的一张高桌子边,思考着他那曾不被允许打的位置。对他在费城的职业生涯的大部分,Iverson和Eric Snow一同先发。后者是一个在76人的六个赛季投进35记三分的防守碾压者 。相反,Joel Embiid作为先发中锋在只在今年就投进了79记三分。

「多数时间控卫就是组织其他球员的人,只是给他们餵球」,Iverson说,「但是控卫现在却更多地参与了进攻。」

76人2001年在Snow和Iverson的后场双人组的带领下进入总冠军赛,这份成就一段时间后变得更加瞩目。在季后赛中多于两名非射手(Dikembe Mutombo和Tyrone Hill)被提为先发,并且McKie——在季后赛的先发阵容中代替了Snow——是Iverson唯一的一个在他们23场季后赛中投进多于8记三分的。赛后看来,那是一种非常倒行逆施的方法去部署NBA史上最有活力的突破者之一。

「照现在的打法,Iverson打控卫时你会把他围在射手之间然后就让他跑一堆挡拆战术」,Lue说,他在2001总冠军赛中为湖人在练习中模仿Iverson——就连袖套都一模一样。

但在当时,Iverson的大量出手曾是与一名控卫所代表的是不相容的。一位东区冠军赛的执行官说;」就像你需要通过DNA检测才可以做一名控卫一样。」

渐渐地,NBA已经从那种模式中脱离了。最近的四场中决赛都是由得分的控卫所主导 (Steph Curry和Kyrie Irving)。六名名义上的控球后卫位列本赛季得分前20名,Kemba Walker是唯一一个错过季后赛的人。

这些小而有攻击意识的球员从游戏规则的改变和战略转变中受益匪浅。NBA在2000-01年通过了移动自由规定,然后在2004-05赛季之前减少了手部犯规的吹罚。在这些改变之前,控卫们更容易被一对一地盯防,这意味着篮球的进球时间将被拉长。这样一来使防守更加艰难,进攻则更加倾向于在禁区抛射。

一旦后卫开始在无阻力的情况下利用运球击败防守队员,这一切就发生变化,并且数据分析显示出在篮下和三分线外投篮的价值。突然间六呎后卫开始在禁区生存,球队被迫要决定是否要帮助射手在三分线处拉开空间。这不但给控卫更多得分的自由,得分更是成为控卫的必修技,像Eric Snow和Charlie Ward这样的球员就变成进攻累赘。

「那种控卫已经落伍了」,快艇队的助理教练Sam Cassell说,「那种控卫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在90年代中期,当控卫仍然在联盟的球场中漫游时,Cassell曾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一个用挡拆后的跳投焚毁防守者的得分控卫,他说:「我曾是场上最好的得分手,所以为什幺不去进球呢?」Cassell也在没有新兴的三分投射提供的多余空间下完成了他的工作。你其实可以在他思考自己在现在的NBA中打球时听到他舔着嘴唇说:「我将有一个更棒的生涯。它本就很好,但是如果我现在来打的话将会更不错。」

金块对拓荒者的第六场。在第三节前期,Nikola Jokic,比赛中最高的球员,将球在Enes Kanter的防守下运至前场。当Jokic到达顶弧,他接受了Jamal Murray,金块最矮小的先发球员的挡拆。Jokic在被两名拓荒者球员夹击的同时将球运向卡位的左侧并进入禁区中心,为顶弧的Murray留出空位。Jokic把球回传给Murray,墨瑞命中了一个空档三分。

像这种小个给大个挡拆的打法已经在全联盟发展起来,甚至挑战了篮球应该如何打的基本原则。如果控卫的行动不再被限制,那幺谁又能阻止其他人打控球后卫呢?就这样,金块,和其他像金块的球队已经创造了一种以控球中锋为核心的新的基本打球方式。

10年前,25个场均可以拿到至少5助攻的球员中只有5个打的不是控卫,并且,唯一的一个——LeBron James是作为前锋先发。这个赛季,31名中有14名不是控卫,包括8名前锋与中锋。

这些数据表明你不能再以一个球员的位置将球员分类了。如果你看季后赛中的公鹿,把这些球员打上位置的标籤就是大错特错了。Brook Lopez,他们的先发中锋是三分线外一个持续的威胁。Giannis Antetokounmpo,「大前锋」,总是打得像控卫一样,尤其当Eric Bledsoe不在场上的时候。「所以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不重要的」,公鹿的助理教练Charles Lee说。

控卫没有死!但我们是时候「重新思考」,并给予它一个新的定义

这是速度和空间篮球发展的一部分。鑒于现在的NBA越来越重视加快节奏,有一个长射程,能够把防守人拉出油漆区的大前锋很棒,但是更好的是他可以像小个子一样处理球,接近篮框时还可以完成扣篮。

「我们就想要加快比赛节奏进行了交谈,不管是谁抢到篮板,我们都给他们一点推节奏的自由」,Lee说,「我认为这会让对手防守队员不只是『好吧,找一个所谓的控球后卫』就可以减慢我们的速度,他们会更难真正回到比赛,找到自己的对位。相反,我们允许我们所有的球员在防守时打破对限制所谓控卫的关注。」

当然,从来没有位置标籤可以概括LeBron的打法,同样的魔术强森在40年前就作为一个身高6呎9的控卫进入联盟了。但是他们只是少数几个案例。如今整个联盟看起来都在突然改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勇士推动的。

Steph Curry和Klay Thompson的投篮可能是金州第一个冠军团队留下的最持久的图腾了,但是Draymond Green打法的每一点都是勇士的驱动力。很少有球队有巨星可以着眼大局并如此有技巧地处理球。年轻球员正在认识到主流方向并以更加广泛的技能设定进入联盟,NBA球队也在为球员发展投入更多的资源。「更多人比过去是更加完整的篮球员了」,鹈鹕助理教练Darren Erman说,「有如此多技术出众的人。从前,人们被放入某个特定的角色-这个人是得分后卫,这个人是控球后卫。现在不再是这样了。」

巫师在他们在本赛季12末失去John Wall时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他们的进攻变得更好了。在此期间,他们明白了那个投射砍分的人也可以把握进攻的方向。

当Bradley Beal和Wall在这个赛季同时上场时,巫师每百回合只能得到106.7分。但是在Wall伤停之后,在Beal在场的情况下,他们的输出跃升至113.4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Beal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在Wall受伤后,Beal的使用,助攻比例和每百回合的挡拆数都有了突破。儘管责任增加,Beal更加经常地得分并且更加有效地得分,从场均得分23.5分53.6%的真实命中率发展为场均27.2分54.2%的真实命中率。

Beal可能不适合传统控卫的模式,但是他可以运转现代进攻。这是由于挡拆的激增为控球人将比赛简单化。对于一名控卫来说不必有Jason Kidd的预判,因为挡拆使比赛中对比赛的阅读减少了。如果控球人的防守人被卡位,他就会投射三分。如果卡位的防守人被提了上来,后卫就会将把球传给卡位人上篮。如果弱侧来补防,后卫就会将球传给空档射手。非常像空袭四分卫,控球人观察防守的变化并且转换到一系列设定好的对策。

关键在于,Erman说,逼迫防守人去夹击,意味着必须让两名防守队员注意球。「所以任何人都可以打挡拆并换防到两个你寻找的人」,他说到。「如果Bradley Beal能这幺做,你就让他这幺做。如果Kawhi Leonard能,你就让他做。」

暴龙就已经这幺做了,据Second Spectrum记录,Leonard在季后赛中每百回合会组织28.4次挡拆,而Kyle Lowry则有24.5次。并且联盟中大多数人都与Erman有同样的看法,这也就是为什幺有这幺多球队最基本的挡拆威胁只是一个普通的得分后卫。 Donovan Mitchell、Lou Williams、Zach LaVine、Devin Booker、DeMar DeRozan,根据NBA.com他们每百回合的挡拆数都位列前15,这样一来问题似乎又被掩饰了:如果他们处理球并组织进攻,难道这不使他们成为控卫了吗?

「来吧——看看比赛」,Cassell说,「所有后卫都是做一样的事。当我还在打球的时候人们给球员贴标籤:他是一名控卫,他是一名两分手。现在,他们只是后卫。」

那正是在Cassell前怎样打比赛的。60,70年代的伟大后场并没有代表特别不同的位置。Jerry West和Gail Goodrich;Clyde Frazier和Earl Monroe,他们都只是后卫。当篮球变得越来越专业化,控卫的标籤就变得越来越有意义了,但很明显,在我们冲向新的边界时,我们也在重新发现这项运动的过去。

这不仅意味着透过不同的视角来观察当今的球员,还要求重新审视那些先于他们的球员,和他们的那些被忽略了的现代篮球的优势。回到费城,Iverson就是这幺做的,哪怕只是暂时的。他谈到了他曾夜以继日面对的两三个球队,并且思考如果他和更多的射手一起打球,那幺防守队员们怎幺也不会那幺紧逼他。以他的进攻手段,没有人知道他可能会打出怎样的数据,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看起传奇生涯会怎样。

当他想到那最后一点,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有趣」,Iverson说,「这会很有趣」。



相关文章